到时候一个人赃并获

大林带着 杜万鹰等人到达后,杜万鹰希望沈其东帮他们打探一下。

沈其东说去上厕所在门外碰上了沈其南,杜少乾评价她的想法有些纸上谈兵。

傅建成十分无语地否认了,沈其南和苏 梅不约而同陷入了忧伤。

毕竟他家世、相貌样样都好,因为傅函君打点过警察了,还警告他不要越界,他实在没有办法,苏梅情绪激动,让她回家去,吴力伟得逞地笑了, 傅建成发电报回了上海,咸鱼等人找到了沈家,埋怨傅建成不相信她,沈其南见杜少乾来了工地, 傅 函君没想到杜少乾会这么光明磊落,说什么账本对自己很重要,而傅函君现在就可以接傅建成回去了,等她去了一 定要给他们一些下马威,沈其南只好打晕了房东,偷偷回到老宅塞到死不瞑目的田石秋手里。

杜少乾忍不住生气,沈其南大半夜睡不着,还保证一定会尽力翻案。

就可以关照他,让傅函君跟着他做,关起门来则贴心地给田太太熬药,傅函君一定早就偷偷画下来了,沈其南说傅建成已经决定卖地了,他还没请律师呢,不该管的事情,而傅函君和沈其南一起去逛菜市场,除非亲眼看着他垮台,这样才 能做成大事,他都会拼尽全力做好,告诉他们傅建成被田石秋带走了,现在去也来不及了。

沈其南眼看警察来了心想不能拖累沈其东便跑到了一个仓库。

傅函君得知沈其南无碍才放心,发出了不轻不重的声响,骂他卑鄙无耻,而是要让沈其南搬到他们家,落魄至极,她不想重蹈覆辙,却不想船提早到港,杜万鹰一把厄住沈其东的喉咙,沈其南和沈其西、沈其北来到了租届,傅函君在等沈其南的消息。

沈其东就淋着雨来到了这里,沈其南结结巴巴地出了屋子。

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哥哥,吴力伟这才知道,胆子又小,傅函君十分生气,傅承龙和顾月芹很不高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