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很多时候,由相同父母抚养长大的兄弟姐妹,尽管成长环境相似,但他们却可能走上两个极端:一个善良宽容,另一个心胸狭窄。一篇发表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的研究揭示[1],后者可能仅仅是因为激素受体基因不对头罢了。

当大脑内的催产素和加压素增多时,喜爱和宽容的感觉即被激发,这两种激素通过与不同类型的受体分子结合,影响到神经元。这项由美国水牛城大学心理学家米歇尔·普林(Michel Poulin)领导的研究显示,如果你体内有能够产生特定类型激素受体的基因,那么你就更有可能成为一个善良的人。不过研究人员也发现,一个人友善还是反社会,是由基因和个人的教育、生活经历共同决定的。

在调查中,数百人对自己的公民义务、慈善活动和世界观进行了表态。比如,他们会被问及,是否认为自己有义务举报犯罪、担任陪审员或者纳税,是否参加了诸如献血或志愿服务等慈善活动,人类世界是美好的还是危险的等等。调查中的711人提供了唾液样本,供研究人员进行DNA分析,以检查他们的催产素和加压素受体的类型。

那些抱有世界危险且人性本恶的观点的参与者,只要体内有与善良相关的受体基因,他们仍会保持着善良、尽责和仁慈的心态。普林认为,善良版本的基因使他们克服了世界越来越危险的感觉,让他们在有这些恐惧心理的同时还能帮助他人。但对有其他类型受体基因的人来说,负面的世界观就可能会导致反社会的行为。

就催产素而言,“善恶”激素受体的区别在于三号染色体上的一个碱基对的不同。如果你从父母双方中各遗传了一个鸟嘌呤碱基对,那么你的基因型就是GG,“善意”型;如果你从父母任意一方或双方中遗传了腺嘌呤碱基对,那么你的基因型就是AA或者AG,这就意味着你具有不太友善的催产素受体了。

不同基因型的人数比例在种族之间差异较大。在研究中的欧裔美国人即美国的白人样本(这项研究的被试)中,GG基因型的比例约为一半,属于微量多数。此前有一些研究则表明,东亚人的GG基因比例要相对的低很多。这就引发了心理学家之间有关亲社会行为根源的有趣谈论,我们知道东亚文化要比其他文化更强调集体,那么我们该如何解释这之间的差别呢?

这可能是因为在塑造东亚人的集群行为中,其他基因或者其他文化因素所起的作用,要比催产素受体的影响更大。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基因对人们和善与否的影响要比先前所想的大。比如,2011年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另外一项研究显示,100%基因相同的同卵双胞胎对公民义务和慈善活动的态度相似度,要比只有50%基因相同的异卵双生的更高。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


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