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用“被推高”来描述房价上涨,原因在于,在房主规定看房的日期内,房地产中介共带几十拨购房者看房,连番出价,最后的结果就是上面的数字——涨价180万元。

○张天佑

四月的一天,我接妻子下班。我们在51路公交车的“棉麻纺织厂”站上车,到终点站“团结办事处”下车。

我们上车时,车上人较多,疲惫的妻子想找个座位休息一下,却找不到。这时,一位小伙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给妻子让坐。妻子也是年轻人,别人给她让座,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肯坐。小伙子说,他下一个站就下车了,腾出座儿,是为了下车方便。妻子这才坐下。

下一站很快就到了,可小伙子并没有下车。我们很诧异,小伙子笑着说,他是在“下面的站”下车。

“下面的站”?我和妻子终于明白,小伙子是为了给妻子让座,故意说的善意谎言。

过了“蛭石厂”站、“红旗花园”站,小伙子依旧没有下车。在“红旗花园”站,一位六十岁左右的阿姨上了车。车上仍然没有空座儿,妻子便给这位阿姨让座。阿姨可能觉得自己年龄不算大,身子骨还很硬朗,不肯坐。我和妻子便说:“阿姨,我们在‘下面的站’下车。”阿姨这才坐了下来。我们和小伙子会心一笑。

又过了几站,小伙子总算到站下车了。这时,车上上来一位师傅,听口音,是外地人。师傅提着一套工具,透出一脸疲惫,不住捶打腰背,像是刚干完活儿。

刚坐下不久的阿姨,给师傅让座。自己正值壮年,还要阿姨让座,师傅当然不好意思,不肯坐。阿姨说,她得了风湿性关节炎,不能久坐,否则关节会疼。阿姨一再让座,师傅只好坐下。

坐下后,或许是因为过度劳累,师傅很快打起瞌睡。但每次刚闭上眼睛把头斜靠在靠背上,就逼迫自己睁开眼,并不时向车外张望。看样子,师傅可能是怕睡着了坐过站。

我正想让他放心睡,到站后我们会提醒他,旁边一位大哥却已经在询问师傅在哪个站下车。当得知师傅是在“农二师检察院”站下车后,大哥说自己到终点站下车,让师傅放心睡,到站后他会提醒。师傅便安心地打起了盹儿。

外面下着小雨有些冷,那位大哥怕师傅感冒着凉,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盖在了师傅身上。

公交车继续前行,在“圣果名苑”站,阿姨下了车。到了“农二师检察院”站,大哥提醒师傅,师傅也下了车,并向大哥连声道谢。

终点站到了,车上的乘客都下了车,但那位大哥却没有下车。大哥对司机说,他要坐这路车原路返回,他本该在“德丰商厦”站下车,但为了给那位师傅提醒,只好坐到终点。

天空飘着小雨,梨城的春天有点冷,但我和妻子的心头却暖意融融。

(作者地址:库尔勒市梨乡路12号河畔世家)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