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乌鲁木齐10月2日电(朱辉 魏利超)驻守在海拔3795米的新疆公安边防总队吐尔尕特边防检查站在国庆日举行前哨班新营房入住仪式,来自会谈会晤站及边防连队的数十名官兵参加了仪式。

○陈耀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库尔勒,正值“十年浩劫”的后期和改革开放的初期,“文革”动乱的余波和刚刚敞开国门的懵懂交织在一起,营造出那个年代特有的时尚。

那时候,服装几乎不分男女,大都以蓝黑灰为主色调,男同志的“礼服”一律为中山装,女同志一般为中式“小翻领”。在夏天时不分男女,大姑娘小伙子清一色的白衬衣、蓝裤子、白球鞋或塑料凉鞋。如果能头戴一顶仿绿军帽、穿一身仿军便装,再肩挎一只仿军挎包,走在大街上,那回头率绝对是“刚刚”的。

那时候的冬天,大伙儿“一满”穿着自家做的棉帽、棉裤、棉衣、棉手套,虽说又粗又笨的不怎么好看,但却很暖和。那会儿,还不知道什么叫羽绒服、保暖裤和棉皮鞋。

如果家里生活困难,没钱没布票做一件完整的衬衣,可以做一副“假领子”套在脖子上,在外面穿件外套,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穿着绝对“掌面子”。此外,解放鞋、海魂衫、军用水壶在当时也是很拉风的装扮。

那年头,库尔勒小伙儿无不以拥有一顶仿绿军帽为荣,因为合法的途径弄不来,甚至出现了抢真军帽的违法行为。当时,戴仿军帽很有讲究。要先用一顶小白帽或一叠报纸衬在仿军帽里,把它撑得圆鼓鼓的,戴在头上后,再用手把帽顶的后部往下抹,让帽顶的下沿遮住帽檐。这种戴帽法,被称之为“章程帽”。帽子撑得越高,说明“章程”越大、“兄弟”越多、江湖势力越大。

那时候,裤子分男女式,女式在左侧开口,男式在前面开口,都是系纽扣的。不像现在,男女式统统在前面开口,而且一律为拉链开合。

后来,改革开放了,各种时髦的服装和装扮涌进了库尔勒,最流行的标配就是喇叭裤、花衬衫或港衫(相当于现在的T恤)、蛤蟆镜、男式高跟鞋。喇叭裤臀部紧、大腿部细、小腿部呈喇叭状,裤口小的有八九寸,大的足有十一二寸,走起路来像扫地,在当时也被称为“扫地裤”。

1979年,日本电影《追捕》在全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尤其是片中矢村警长的披肩发和大鬓角,更是吸引了众多的男青年竞相效仿,库尔勒小伙儿也纷纷以留披肩长发和超过耳垂下端的大鬓角为新潮。后来,还流行过一阵“爆炸头”。女青年则纷纷剪去辫子、解开“刷刷”,以烫大波浪、穿连衣裙、抹口红、擦美容霜、蹬高跟鞋为时尚,也有穿牛仔裤和直筒裤的。记得后来还流行过一阵蝙蝠衫、踩脚裤什么的。

在当时保守与开放激烈碰撞的情况下,有悖于传统审美观的流行思潮,对思想观念正统的中老年群体来说,无疑是格格不入的。于是,那些戴蛤蟆镜、穿喇叭裤花衬衫、留长头发大鬓角、肩扛录音机招摇过市的青年,在他们的眼中成为了不务正业、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问题青年的典型代表。

记得那是在1979年,来自日本的录音机漂洋过海进入了库尔勒。最早流行的是一种砖头大小的便携式录音机,黑色、单卡、放磁带、只能听不能录的那种,有松下、索尼、三洋等几个牌子。也就是在那会儿,我们知道了邓丽君、张帝、刘文正、潘安邦、罗大佑等港台歌星,听到了《美酒加咖啡》《何日君再来》《甜蜜蜜》《张帝问答》《兰花草》《寻梦园》《童年》《外婆的澎湖湾》等歌曲。后来,“黑砖块”被台式双卡录音机取代,有了外录和内录的功能。那会儿,库尔勒街头有很多专门翻录磁带的小摊儿,小青年们经常拿着空带子到这些小摊儿上去翻录自己喜欢的流行歌曲。

那时候的巴州影剧院门口,简直就是一个展示流行时尚的舞台。每到周末,来自全市乃至周边县城和团场的各路“草头”和时尚男女在此汇聚一堂,或“法(耍)章程”展示实力寻衅滋事,或显摆流行时装和新式装扮,很是热闹,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引领梨城流行时尚的风向标。

那时候,大伙儿聚在一起吃饭喝酒时很流行划拳。什么大拳、日本拳、桥西啪西控、老虎杠子鸡,不会划拳的,来个大压小、哑巴拳、猜火柴棍、石头剪子布什么的,只要能助兴就行。后来,这一“节目”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悄悄地消失了,如今在酒桌上已难得一见了。

将近四十年过去了,想想当年的时尚,虽说远不及当今的光怪陆离、奇葩雷人,但在当时已经是很离经叛道了。如今,在慨叹沧海桑田、时代变迁的同时,更多的是对前尘往事、过往时尚的满满追忆和会心一笑。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