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对此,《办法》规定,城管执法人员开展执法活动,可以以勘验、拍照、录音、摄像等方式进行现场取证,在现场设置警示标志,询问案件当事人、证人等,查阅、调取、复制有关文件资料等。

○陈耀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一个文化娱乐活动十分单调的时期,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仅限于看电影、看书报杂志、谝闲传等少得可怜的几种形式。八十年代初,随着电视机逐渐在库尔勒普及开来,才稍稍有了一些好转。

那年头,在库尔勒最隆重、最热烈的群众性娱乐活动就是看电影了。条件好一点的单位,还能有座像样的电影院;条件差一点的,在大树上挂块白布或是砌一面土墙刷白当成银幕,放映机一对就“开放”。观众露天里或席地而坐或站着观看,一个个看得津津有味,第二天还要热议老半天。那时候,晚上到周边单位蹭电影看,是我们的一大业余爱好。

当时,库尔勒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影剧院就属巴州电影院了。由于片子少、周转快,电影票经常是一票难求,随便放个什么片子都是场场爆满。那时的巴州电影院,每天从早上第一场电影开始一直到晚上最后一场,售票窗口前始终没断过人,还经常出现为抢票而挤成一团、秩序混乱的状况。一些小偷也趁机混迹其中,伺机行窃。此外,当时比较有名的电影院还有县电影院(今团结南路)、农二师电影院(今建国南路)和工模具、六四一、库运司电影院。

那时候,看电影时的休闲食品标配是瓜子、小红枣或沙枣。装在那种比酒杯稍大一些的玻璃杯里售卖,瓜子一杯一毛钱,沙枣五分钱。盛在用报纸叠的圆锥形纸筒里,左手举着,右手忙着,边吃边看,两不耽误。也有边看电影边吃冰糕冰棍喝汽水的,那就属于高消费了,一般都是搞对象的青年男女才舍得如此“放血”。

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值“文革”期间,电影市场一片萧条,仅有《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红色娘子军》《红灯记》等八部革命样板戏和《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闪闪的红星》《平原游击队》《青松岭》《侦察兵》等几部国产片,还有《列宁在1918》《列宁在十月》《卖花姑娘》《金姬和银姬的命运》《看不见的战线》《宁死不屈》《第八个是铜像》《战斗的早晨》等苏联、朝鲜、阿尔巴尼亚等社会主义国家的译制片。

进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之风吹进库尔勒,电影市场逐渐变得繁荣起来,一大批文革前拍摄的老电影被解禁,一批外国影片被引进,一批新拍摄的国产影片上映,着实让库尔勒的影迷大饱眼福、大呼过瘾。

当时,最让库尔勒人感到大开眼界的,就是外国电影了。有印度的《流浪者》《大篷车》,巴基斯坦的《奴里》、《永恒的爱情》,日本的《追捕》《人证》《望乡》《啊,野麦岭》《华丽的家族》,英国的《巴黎圣母院》《三十九级台阶》《野鹅敢死队》《虎口脱险》,墨西哥的《叶塞尼亚》,罗马尼亚的《勇敢的米哈依》《橡树,十万火急》,南斯拉夫的《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桥》等。那时候,我们最崇拜的老戏骨有赵丹、于洋、孙道临、王心刚、达式常等,资深女明星有王晓棠、谢芳、秦怡、上官云珠、王丹凤等。最喜欢的“小鲜肉”是唐国强、周里京、朱时茂、马晓伟、郭凯敏。还有刘晓庆、张瑜、龚雪、张金玲、潘虹、王馥荔、姜黎黎、李秀明、陈冲等年轻的女明星,她们都是绝对的原生态,没打玻尿酸和羊胎素的那种。

1981年,电视进入了库尔勒。当时,看电视着实不容易。要先在自家院子里架一具十几米高的天线,才能收到巴州电视台、马兰电视台等几个画面模糊不清的频道,而且还是黑白的。不像现在,打开电视就有几百个彩色高清频道。

在当时最早的电视剧中,印象较深的大陆电视剧有《蹉跎岁月》《四世同堂》《虾球传》等,港台的有《上海滩》《霍元甲》《射雕英雄传》等。最早看过的日本电视剧有《血疑》《排球女将》什么的,还有《姿三四郎》《三千里寻母记》《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森林大帝》等动画片。在当时全民学英语的热潮中,有一部英语教学片《跟我学》,以生动形象、诙谐有趣的授课方式吸引了众多观众,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当时的库尔勒,还有三项文化娱乐活动不能不提,那就是滑旱冰、打台球、看录像。在现在的萨派(萨依巴格派出所)旁,市总工会曾建了一个旱冰场,引得众多姑娘小伙儿蜂拥而至赶时髦凑热闹。台球这一来自西方的高雅体育项目,在中国沦为了大街上和马路边的野蛮游戏,狠狠一杆子下去,恨不得把台球捣烂,噼里啪啦的击球声常常响到半夜。当时,随着录像机的引进,大大小小的录像厅遍布库尔勒的大街小巷,成为众多小青年和外地民工夜生活的最佳去处。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