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扬子晚报讯(记者 梅建明)前天晚上7点多,家住南京鼓楼区幕府东路某小区的一位居民报警,称自己家里进小偷了,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民警赶到现场一查,发现竟然是一只猴子溜进了居民家捣乱。民警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猴哥”请回派出所的笼子,差点被它脱逃。巧的是,昨天上午,一只受伤的松鼠跑到另一位居民家房梁上,民警捉住它带回派出所。随后,两只可爱的小动物由警方送往红山动物园寄养。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国家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每家每户的日子都过得差不多,家当也都是大同小异、八九不离十。

在那个年代,最值钱的财产——住房,往大了说是国家给发的,往小了说是单位给分配的,属于公家所有,个人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不能算是家当。在公家分配的住房外盖的小院算是自家的财产,但却值不了几个钱。

在当时,家里最值钱的家当绝对是“三转一响带咔嚓”无疑了。“三转一响”指的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和收音机这“四大件”。那时候,一般家庭有了这“三转一响”就算是过上了“小康”的幸福生活。“三转一响”是那个时代普通老百姓所能拥有的最高财富,同时也是大部分女性择偶的重要标准。后来,“四大件”又经历了“彩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到“手机、电脑、汽车、房子”的升级换代,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按下不表。

自行车在当时是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重要家当,一家老小的交通出行和家中物品的运输全靠它,少了它家里就玩不转。在当时全家人的新旧衣裤都要靠家里的女主人裁剪制作和缝缝补补的情况下,缝纫机当之无愧地成为家中最为重要的生活工具。“咔嚓”指的是在当年很稀罕的“120”照相机,这玩意儿在当时属于奢侈品,大多数人家里都没有。

那时候,生活物资供应十分紧张,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都凭票供应,而且是一票难求。上级部门每年分配给各单位的票数十分有限,给谁不给谁,着实是一件令领导很头疼的问题,弄不好就得罪人。无奈之下,一个听天由命的分配方法应运而生——抓阄,幸运不幸运,全凭个人手气,别怪当领导的不公正。记得当时,除了这几大件以外,好一点的“的确凉”衬衫、涤纶裤子、呢子大衣、高级面料,还有暖壶、搪瓷盆什么的,也得靠“抓阄”抓到票才能购买。

那时候,除了这几大件以外,家中最重要的家当就是家具。在当时,普通人家家具的最低配置就是大衣柜、五斗橱、双人床、单人床、写字台、方桌、板凳,也就是当时流行的“36条腿”,否则就属于贫困户,家里的孩子找对象都困难。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又增加了沙发、茶几、书柜什么的,也就是所谓的“48条腿”。在当时的条件下,如果不是家境殷实、家底颇厚的人家,是无论如何也凑不齐“48条腿”的。

那时候,各家各户为置办这些家具,可是费了老鼻子的劲儿,因为这些家具根本没地儿买,全得靠自己想办法做。首先得四处托人找关系买到合适的圆木料,找人帮忙加工成板材,再请专业的木匠上门来现做。所以,那年头我们经常能在房前屋后看到有人在“拉大锯”——把粗大的圆木剖成一块一块的板材;经常能看到木匠师傅左耳朵上夹着铅笔,右耳朵上夹着香烟,在雇主家又刨又锯、又钉又铆、好吃好喝、滋润惬意的场景。

那年头,几乎所有的家务活儿都得自己干,不像现在,很多家务活儿都可以让专业的家政公司来干。所以,每家每户干家务活儿用的家伙事儿都置办得挺齐全。如生火时鼓风用的风箱,爬高上低用的梯子,夜晚照明用的手电筒,竹木制作的算盘,装着榔头、起子、扳手、钳子、锯、卷尺、锉刀、砂纸等各种工具的工具箱等。除此之外,还有被褥铺盖、锅碗瓢桶、暖瓶瓷盆、铁锨十字镐、斧头锯子、煤钩煤铲、铁皮炉子、泡菜坛子、竹篓箩筛什么的,还有军用水壶和各种相框,都是家里必不可少的常用家当。

那年头,正是国家最困难的时候,每家每户都是紧巴巴的不好过。大人们一个个精打细算、省吃俭用地过日子,那可真是“抠”到家了。在他们的眼里,家里的“家当”个个都是宝贝,除非是坏的实在不能用了,否则一件也舍不得扔,“穷家值万贯”说的就是这种情况。那时候,谁家的孩子要是摔个盆子砸个碗什么的,挨一顿打是少不了的。

四十多年过去了,库尔勒老百姓的家当由最初低档次的生活必需品发展到现在高科技、高档次的物质和精神享受,实现了从量到质的双重飞跃。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我们这些亲历了艰辛岁月和困苦年代的人才能深深地感受到。

(本文稿件版权为中国楼兰网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