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预算数为137.04亿元,比2016年执行数增加45.88亿元,增长50.3%。

○冯忠文

在我的心灵深处,储存了一首传唱已久的歌,每当听到或唱起这首歌儿,它便带给我深远的遐想,寄予我很久很久的思念……这首歌就是《酒干倘卖无》。

记得刚听这首歌,是我考入师范学校的那一年,父亲送我到学校。从未离开家门的我,第一次到外地求学,看着从学校门口进进出出的陌生面孔,一阵离别亲人的惆怅油然而生。那天,学校的广播里就放着《酒干倘卖无》这首歌,我立刻被那感人的旋律和高昂激情的声音吸引了!“……没有天那有地,没有地那有家,没有家那有你,没有你那有我……”听着这首歌,看着与自己并肩行走的父亲,我的眼睛不禁湿润了。也就从那天起,这首歌陪伴我走过了成长道路上的春秋冬夏,陪伴我走过了学生时代的天真烂漫,陪伴我走过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十七岁的父亲从甘肃老家来到新疆,历经艰苦磨难,自己生活安定之后,又将爷爷奶奶、姑姑、叔叔等家人接到新疆,从此肩负起了养家糊口的重任。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识字不多,却写得一手好钢笔字。他常常对我说:“荣富,写字就像我们穿衣一样重要,衣服穿整齐了自己精神,别人看着舒服。字写好了自己看着整齐,别人看了也舒服。”

父亲做事非常认真,很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自从农村实行土地包产到户责任制以来,他和爷爷成了家里的重要劳力。由于常年劳累,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得多。父亲时常对我说:“人干什么都要有信心,农民种地没有信心,地就种不好,上学没有信心,学就上不好。”这句浅显易懂的话,给了我战胜困难和挫折的信心及勇气。

一九九七年冬天,父亲因患胃癌住进了医院,我们听从医生的嘱托没告诉他病情,只是说胃病,需要动手术。动完手术的第二天,他就从病床上慢慢站立起来,慢慢行走,他说:“人能活动的时候不能躺着,躺多了反而有害。”住院期间,他置自己病情于不顾,向一同室病友了解科学种田方面的知识。出院后,他把了解的种田经验结合实际都应用到了生产劳动中。

冬去春来,春播的日子很快到来。父亲不顾家人的反对,依然执着地劳作在田间地头,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已经切除了三分之二胃的“残疾人”。父亲曾经对同村同组的人说:“经过治疗,我感觉病好多了,能干的事我一定要自己干,不能给儿女带来任何麻烦。”

一九九九年冬天,父亲再次住进了医院,这次住院,成为了我们与父亲的永别,他再也没有回到他那辛勤汗水掉下来摔八瓣的土地,再也没有回到那永远铭刻着我们记忆的老屋。记得那是一个灰蒙蒙的天气,空中飘着雪花,我们送父亲到医院。在病床上,父亲从未在我们面前流露出身体不适的痛苦,每天和我们谈笑风生。后来,他话越来越少,脸上尽冒虚汗,眼睛深陷,骨瘦如柴。十天后,五十八岁的父亲在医院去世,那飘落的雪花,寄托了我们深深的哀思和不尽的怀念。

父亲生前留给了我们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那就是如何理解、支持、宽容地对待周围的人和事,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做人。他额头上那些经风雨、饱沧桑的皱纹里,蕴藏着无数个沉重的故事,包含着许多对孩子们的祈望,凝聚着平凡而伟大的爱。

父亲,你永远活在我心里,如同在光阴里照耀我前行的太阳。如今,与你一别十八载,你的容颜犹在眼前,你的声音依在耳边。“……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是你抚养我长大,陪我说第一句话,是你给我一个家,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每当这深情的歌声、震撼的旋律响起,都会再次拨动心底那根尘封已久的弦。思绪亦如风,缕缕拂过心岸,既而蔓延于周身,由近飘向远方,又由远回绕至近处,如此徘徊、盘旋,缠绵不舍。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仿佛父亲就置身于天籁,随着歌声的节拍缓缓而来……

父亲,你可知道,儿子对你的思念,就在歌里。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