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最要命的是,这种销售人员总是非常的从容,“处惊不变,处变不惊”。

○尚新革

在新疆,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桑树。

桑葚又名桑果,俗称桑子。4-6月成熟,树木高大,果实分为黑白两种,多汁味甜,营养价值极高。据书中记载,桑葚在古代曾是皇帝御用的补品。古人对生命力旺盛的桑树有着特别的崇拜。在古人的原始思维中,枝叶茂盛的桑树,果实能饱腹,叶子能喂蚕,它具有生命养育的神奇功能,桑树在上古人的心目中是生命的象征,故而也将桑树视为生命之树。

今年六月初,恰逢我在库尔勒市库尔楚园艺场驻村,在与结对“亲戚”艾合提·吾拉音一家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的五天里,饱尝了桑葚的甜美,也与“亲戚”结下了深情厚意。

艾合提今年63岁,长我13岁,是场部一名退休工人,我称呼他为“艾合提大哥”。他家所在的村子,桑树是最普通而又随处可见的树木,桑葚更是人人可随意采摘可随意品尝的美味。

库尔楚园艺场几乎家家房前屋后都有桑树,有的是自然生长,有的是村民自己栽种。我“亲戚”艾合提家移栽的桑树尚小,他的一个朋友说,他亲戚家有很多桑树,桑子长得好得很。在他的热诚邀请下,我们前往采摘品尝。还没进院门,就看见满院子高大的桑树,枝头或隐或现许多熟桑子,稍稍一踮脚就能够着。

“亲戚”艾合提事先准备好了床单,我们站在桑树下,提着四角将床单撑开。艾合提身材轻巧的大儿子海日乌拉二话不说,抱着树干“噌噌噌”地爬上树梢,用木杆挑起树枝,一抖,熟透的桑子便暴雨般落在床单上。此时,艾合提七岁的小孙女夏克拉领着她的弟弟在床单下来回穿梭,边拍手边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学着我们呼喊道:“下桑子雨啦!下桑子雨啦!”

当摇完一小枝后,床单里已落满桑葚,个个颗粒饱满,让人看着不禁馋涎欲滴。我们边吃边装,手里黏黏糊糊的都是桑子的蜜汁。不一会儿,我们带来的水桶、篮子便装满了。热情的村民朋友见我和同事头上、身上满是桑叶、桑果,一边笑着,一边帮我们摘掉叶子,并打来水让我们洗干净手。

回去的路上,艾合提为我介绍说,在所有种植的果树中,只有桑树“毛病少”,无需打药施肥,在供人们吃桑果的同时还可以遮阳避暑。村民们种桑树也有说头,大都种在房前屋后或靠路边的地方,这种自觉的做法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便于路人采摘。他们很少会把桑树种在果园里或是人们不便走近的地方,也不会将桑树当做私有财产用铁网围起来,更不会在桑树下拴狗看管。每当桑葚成熟的时候,大家一起分享那份果实的甜美,不分彼此。不管是哪家村民,也不管认不认识,只要你想吃他家的桑葚,他一定不会拒绝,甚至以你能吃他家的桑葚为荣——这是团结友爱换来的甘甜。

余晖中,成群的鸟儿在树上欢唱,边唱,边扑楞着翅膀不停地在桑树上啄来啄去,吃完了这枝又飞到另一枝上去。它们在桑树上轻歌曼舞却也忙得不亦乐乎。一时间,原本冷清的农家小院,因为桑葚熟了,也变得热闹起来。

又是一年桑葚熟,而今年,神奇、香甜的桑葚,却给我带来了无限美好的感觉……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