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该剧将在每周一至周三更新,每晚两集连播。

○郭群杰

鹰之于我,经历了从憎恶到仰慕的历程。说真心话,来新疆之前,我对鹰是恶而远之的。特别是猫头鹰,更是唯恐避之不及。当时人们都认为猫头鹰叫丧,每当它落到谁家院落旁的树技上凄惨地鸣叫时,总让人毛骨悚然,仿佛大祸临头似的,男女老少争相驱逐,以清净视听。这种偏见一直影响着我对鹰的友善心态,直到参军入伍来到新疆为止。

记得有次部队野营拉练,军车在广袤的戈壁上颠簸,天空湛蓝得刺眼,风紧一阵慢一阵地叹息着。透过空蒙的视野,目之所及,唯有天地交会处似云似雾般的迷茫。忽然,一只苍鹰展开巨大的翅膀在空中翱翔,让寂寞的天地顿时有了生机。

同车的一位老兵说,这种戈壁上的苍鹰,在几百米的高空,能发现并捕捉到地面上的一只野兔或沙鼠。“怎么可能呢?”我对老兵的话有些怀疑,但作为新兵蛋子,却没敢说出口。

后来,在互联网上查得:鹰是鹰科的总称,具有许多不同的种类,如鹰猎、雀鹰、苍鹰、金雕、猫头鹰等都属于鹰的家族,在我国主要分布在西藏、新疆、内蒙古和青海等地域。它性情凶猛,两翼发达,善于飞翔;它有双锐利的眼睛,可以看见数千米甚至更远的猎物;以鸟、鼠和其他小型动物为食,是鼠类的天敌,对保护自然生态环境功不可没。

作为益禽的鹰,还是一种充满传奇色彩的鸟。千百年来,它一直被人类所神化,成为勇敢、威武的象征。甚至美国、俄罗斯、墨西哥等20多个国家都把鹰作为国徽的主要元素,菲律宾还把食猴鹰尊为国鸟,可见鹰在世人心中的地位是何等的尊贵。

我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旅游时,才真正领略到了鹰与人类亲密到了何种程度。这里的牧民,以养鹰、驯鹰为自豪,谁能“熬”出一只雄鹰,那对于谁就是莫大的荣幸。特别是当你目睹马背上的骑士一手执鞭,一手驾鹰,策马驰骋时,那种威风凛凛、充满阳刚与血性的情景,让人顿生敬畏。

当走累了,顺势躺在一片松软的草地上,随手折一段草茎含在嘴里,一边慢慢咀嚼,一边仰视高远的天空。耳边唯有低吟的风声,心静天地宽的感觉油然而生,自己仿佛成了自然的主宰。恰恰此时,一只雄鹰跃入视野。它展开巨大的翅膀翱翔于高空,时而高飞,时而盘旋,时而闪电般俯冲直下,草丛中那只毫无戒备的田鼠或旱獭便成了它口中的美味。它那矫健而敏捷的身影,干净利落而又准确无误的动作,让人惊叹不已。

古人关于鹰的诗词并不少,但读后能让人热血沸腾、豪情万丈的诗作当数宋代大诗人苏东坡的《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这里面的“苍”,指的就是苍鹰。可见,自古鹰就备受猎场壮士的喜爱。对于狩猎者而言,它亦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装备”。

我与鹰搭上关系,源于QQ。记得2006年从部队转业,为了便于与亲朋好友联系下载了QQ,一时随性,将自己的QQ昵称写成了天山鹰。又因为喜欢文字,常在网上“卖弄风骚”,日积月累,文友们便习惯了称我“天山鹰”,对我的真实姓名却感到陌生了。然而,对于这种时尚,我是欣然默许的。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天意,后来从事司法工作,也正应合了鹰的秉性。而每当读到诗人充满阳刚与血性的诗句时,自己仿佛真正变成了一只巡视疆域,守望平安的天山之鹰了。

?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