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去年台湾在太平岛海域进行演练时,越南就进行了抗议。

○兰天智

家有老人是块宝,我年近七旬的母亲就是我家的一块宝。

母亲在,家就在。这些年来,母亲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因此,每天下班我们再不用急急忙忙跑回家,一头钻进厨房做饭,因为有母亲在家,我们一回去就能享用到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而且每天不重样,顿顿变花样。

母亲在,家就在。家里的事情,丝毫不用我们操心,我们只管安心工作,专心干各自的事业;每次出差,亦或是朋友聚餐,不管多久,任何时候都不用担心孩子没人带、没人管。

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能够一个个健康茁壮成长,母亲功不可没。

我们兄妹四人,共有六个孩子,从我的女儿出生开始,母亲就没有落下一个地将孙子孙女们拉扯到五六岁。前几天,远在敦煌的弟媳妇生了二孩,母亲早早就过去照料。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年纪再大,也得尽一份带孙女的义务。

母亲带孩子很有耐心,也很细心、用心。为了让孩子吃好吃饱,母亲总是想着法子、变着花样满足孩子的胃口,有时甚至不顾劳累一连做好几顿饭。儿子小时候很调皮,除了睡着的时候能安静一会儿外,其他时候母亲跟他基本上都是形影不离。她生怕把孙子碰着、磕着了。就连吃饭的时候,儿子也是边玩边吃,一会儿跑到这儿,一会儿跑到那儿,孩子跑到哪儿,她就跟着喂到哪儿。那段时间,母亲总是喂完孙子自己才吃饭,而且几乎就没有吃过一顿热乎饭。一天天、一年年,母亲逐渐瘦了下来,而孙子却一个个成了小胖墩。

我们兄妹四人出生在靠挣工分吃饭的年代。为了一家十几口人能够填饱肚子,不管是在十月怀胎还是坐月子期间,家里家外,都少不了母亲忙活。在那艰苦的年代,把四个孩子养大成人着实不易,再把六个孙子孙女一个个拉扯大,更是不易。我记得很清楚,儿子出生的第二天,我就出差了,在医

院照顾妻儿的所有事情都由母亲和丈母娘打理,等我出差回来,母子二人已经出院回到了家中。从儿子出生到现在,我基本上没有操太多的心,差不多就是个“甩手掌柜”。现在想起来,这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愧疚。

《厉害了我的国》热映期间,我让八岁多的儿子带着父母亲去看电影。临走时,我给儿子交代,一定要把爷爷奶奶照顾好,别弄丢了。儿子脱口而出:“爷爷丢了可以,奶奶千万不能丢了。”我故作疑惑地问:“为啥?”“奶奶丢了谁给我们做饭,谁来照顾我,谁来心疼我?”儿子振振有词。

2014年父亲患了重病后,母亲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既要侍候上小学的孙子,还要悉心照料父亲。这些年来,父亲相继在新疆、甘肃等地的医院治疗,父亲走到哪,母亲就照顾到哪。在医院,母亲就是父亲的影子;在家里,母亲既是父亲的营养师,又是父亲的理疗师。她总是不顾自己的劳累和病痛,想尽一切办法,让父亲心情好、胃口好、吃得有营养,从而使他的身体能够跟得上治疗的需要;而在路上,母亲就成了父亲的拐杖。今年4月初我到火车站送他们去敦煌。当时为了赶车,我提着两个大行李箱快步走在前面,后来猛一回头,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母亲左手牵着父亲的手,右手扶着父亲的胳膊,吃力地迈上一个个台阶,缓缓地走一步,停一下……看到这一幕,我的眼眶瞬间湿润了。什么是老伴儿?就像我的母亲和父亲这样,无论遭遇了什么艰难困苦,两个人都相依相伴在一起,不离不弃。

也许是母亲的付出感动了上苍,也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年多过去了,父亲的病竟奇迹般地康复了。

都说婆媳是天敌,婆媳关系不好处,可母亲和两个儿媳相处20多年了,从来没有红过脸、吵过架。这些年来,母亲视两个儿媳为自己的女儿一样,两个儿媳也把母亲当成自己的母亲,围着母亲“妈妈长妈妈短”地叫,逢年过节也少不了给母亲增添新衣新鞋。

世界上最宽广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广的是母亲对子女的爱。每年春节,兄妹几人从各地赶回家团聚,母亲却喜欢围着灶台,从早忙到晚给儿孙们做好吃的。她说:“孩子们都能回家来团聚,我心里高兴,累点算啥呀。”

在我眼里,母亲就是一块温暖人间的无价之宝。愿天下母亲永远健康平安。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