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  9月21日,中国房地产协会发布《2016中国房地产企业品牌价值测评研究报告》,中海地产、恒大和万科分别以519.06亿元、392.62亿元和382.53亿元品牌价值,蝉联2016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品牌价值排行榜前三强。《报告》指出,行业整体品牌价值仍然偏低。在大型地产集团业务多元化发展的背景下,部分房企品牌去地产化倾向明显。

?

○郭忠华

上网,读到一则信息,图文清晰:日本仙台市,十万人狂欢,庆祝奥运冠军回家,狂欢过后,大街上几乎没有垃圾,多数参与狂欢的人都自备了垃圾袋。这则消息,让人心头一震,这是一座城市的高度,是无声的宣言。

走在天鹅河畔,科技馆,规划馆,还有图书馆,就在身侧,在水一方,安静端丽。这是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家。那么,我们的高度,在什么方位?是否,也有让人心头一震的平常事?或者,也有可以让人仰望的城市宣言?

走过一对母子,母亲说,累不累?孩子回答,在图书馆学习,很有感觉。母亲问为什么,孩子说,图书馆人不少,很安静,是高大书架间的安静。

我注视他们远去,高大书架间的安静,会是这座城市积累高度的一个端点,可以无限生发的端点。当然还有很多端点,积累起来,就应该是城市的高度吧。

走过一群人,明显是外乡人,富有特质的南方腔调中响起一个柔和的女声:西北的戈壁滩上还有这样的城市,真没想到,太惊奇了。同行的人异口同声而出——边塞水城。

边塞水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同事们,实实在在全身心参与了这座新城的建设,感受过这四个字的压力和平静,以及压力和平静之后,普通的生活,安详如水。

在这样的时光里,我遇到了三个人。一位长者,曾职掌一方,谈到城市,问了一个问题。

当时我讲到这座城市的标志性驱动——天鹅河,老人望向自己已经老迈的同事,像是自语,又似乎是在问询,更像是向我嘱咐:确实宏大,如果我们再年轻三十岁,不知道有没有这个魄力,让船在城中走?

他不久前,在河岸的步道间走过,也乘船行过了一座座恰如南方的拱桥,他明白这是陆地起船,水过城中。行船时,他似乎想起了年少时的梦想,那时,他从农村,坐火车去了北京那样的城市,读书。

一位中年人,大学里的老师,离开学校,成了自由职业者,一派儒雅样子。

他说,去过很多城市,习惯了西北,来到这儿,这样的城,让他吃惊,吃惊之下是停步,停步之后是动心,动心之余是深虑,深虑之后决定留下,便在天鹅河边买了房,接母亲来住下。他依旧天南海北地自由,在繁忙的自由间隙,天鹅河畔,是家,母亲在守候。

在大学里,他教中文。举止言谈很有风范。谈到文化,他讲到了天鹅河贯通的这座新城,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这城市,就像一个风度翩翩的商务人士。随即又惋惜了一句:如果能再挖掘一些人文内涵,就更好了。

我说,是城市文明。

他说,文明好,文化之上就是文明。还有一位,是中学老师。

碰到她时,正在天鹅河畔,带着同学们徒步十公里,从老城走向新城。妻是学生家长,在他们中间。

老师参观完河畔的场馆后,笑着讲到了她即将大学毕业的儿子。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在河边的场馆里参观了一个上午后,说出了一句让她吃惊的话——毕业后要回这座城市。她是不想孩子回来的。我问为什么,她说文化。我说孩子的主张呢,她还说文化。

一座城市,每一种选择都是文化使然,而选择得久了,深了,经过洗练提纯后,剩下的就是文明,是属于这座城市的文明。

我以为,一座城市精神的高度,在人心;物态的高度属于每一个市民,在行为,在言语,在神情,在气度,在格局,在所有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的生命细节里,包括来到这座城市的外乡人被潜移默化改变的生存状态里,还有被人心向往的程度里。凝聚在一起,就是属于这座城市,独有的文化,如果能深入到人心和历史深处,就是宣言了。

讲城市文明,可以仰望苏轼。苏轼一生留下诗词最少的时候应该是在杭州。在杭州,他没有动笔,却赋诗了,他用一座城市在中国大地上写诗,在中国的城市历史里赋词,而且写进了民生,写进了人心,写进了生活,然后恒久地美丽了城市,美丽了中国。

这是我们的城市应该仰望的地方,是城市文明应有之路。

而这样的文明的等级,就是最好的城市宣言。

(作者单位:库尔勒市水利局)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